Feeds:
文章
迴響

Archive for the ‘New Age Revolution’ Category

Evolutionism, 達爾文, Darwin: 物種起源! (31)

 

達爾文 (1809-1882), 物種起源! P31: (作品輯錄)

有這幾個品種的骨骼, 其面骨的長度、
闊度、曲度的發育大有差異!

下顎的枝骨形狀以及闊度和長度,
都有高度顯著的變異!

尾椎和薦椎的數目有變異; 肋骨的數目也有變異,
它們的相對闊度和突起的有無, 也有變異!

胸骨上的孔的大小和形狀有高度的變異;
叉骨兩枝的開度和相對長度也是如此!

口裂的相對闊度, 眼瞼、鼻 孔、舌
(並不永遠和喙的長度有嚴格的相關)的相對長度,

嗉囊和上部食管的大小;

脂肪腺的發達和退化; 第一列翅羽和尾羽的數目;

翅和尾的彼此相對長度及其和身體的相對長度;
腿和腳的相對長度;

趾上鱗板的數目, 趾間皮膜的發達程度,
這一切構造都是易於變異的!

羽毛完全出齊的時期有變異,
孵化後雛鴿的絨毛狀態也是如此!

卵的形狀和大小有變異;
飛的姿勢及某些品種的聲音和性情都有顯著差異!

最後, 還有某些品種, 雌雄間彼此微有差異!

總共至少可以選出二十種鴿,
如果把它們拿給鳥學家去看, 並且告訴他, 這些都是野鳥,

他一定會把它們列為界限分明的物種的!

還有, 我不相信任何鳥學家
在這樣情形下會把英國傳書鴿、

短面翻飛鴿、侏儒鴿、巴巴厘鴿、
突胸鴿以及扇尾鴿列入同屬;

特別是把每一個這些品種中的幾個純粹遺傳的亞品種,

這些他會叫做物種… 指給他看, 尤其如此!

http://leonew360.wordpress.com/

http://leonew63.wordpress.com/

https://twitter.com/leo_marxism

廣告

Read Full Post »

Evolutionism, 達爾文, Darwin: 物種起源! (30)

 

達爾文 (1809-1882), 物種起源! P30: (作品輯錄)

西布賴特爵士(J. Sebright)
特意為了這一目的進行過實驗, 結果失敗了!

兩個純系品種第一次雜交後所產生的子代,
其性狀有時相當地一致(如我在鴿子中所發現的那樣),

於是一切情形似乎很簡單了;

但是當我們使這些雜種互相進行數代雜交之後,
其後代簡直沒有兩個是彼此相像的,
這時的工作顯然就很困難了!

家鴿的品種, 它們的差異和起源…

我相信用特殊類群進行研究是最好的方法,
經過慎重考慮之後, 便選取了家鴿!

我飼養了每一個我能買到的或得到的品種,
並且我從世界好多地方得到了熱心惠贈的各種鴿皮,

特別是尊敬的埃裏奧特(Hon.W. Elliot)
從印度、尊敬的默里(Hon. C. Murray)從波斯寄來的!

關於鴿類曾用幾種不同文字發表過許多論文,
其中有些是很古老的, 所以極關重要!

我曾和幾位有名的養鴿家交往,
並且被允許加入兩個倫敦的養鴿俱樂部,

家鴿品種之多, 頗可驚異!

從英國傳書鴿(English carrier)
和短面翻飛鴿(short-faced tumbler)的比較中,

可以看出它們在喙部之間的奇特差異,
以及由此所引起的頭骨的差異!

傳書鴿, 特別是雄的,
頭部周圍的皮具有奇特發育的肉突;

與此相伴隨的還有很長的眼瞼、
很大的外鼻孔以及闊大的口!

短面翻飛鴿的嚎部外形差不多和鳴鳥類(finch)的相像;

普通翻飛鴿有一種奇特的遺傳習性,
它們密集成群地在高空飛翔並且翻筋斗!

侏儒鴿(runt)身體巨大, 喙粗長, 足亦大;
有些侏儒鴿的亞品種, 項頸很長;

有些翅和尾很長, 有些尾特別短!

巴巴厘鴿(barb)和傳書鴿相近似,
但嘴不長, 卻短而闊!

突胸鴿(pouter)的身體、翅、腿特別的長,
嗉囊異常發達, 當它得意地膨脹時, 可以令人驚異, 甚至發笑!

浮羽鴿(turbit)的喙短,

呈圓錐形, 胸下有倒生的羽毛一列,
它有一種習性, 可使食管上部不斷地微微脹大起來!

毛領鴿(Jacobin)的羽毛沿著頸的背面向前倒豎而成兜狀;
從身體的大小比例看來, 它的翅羽和尾羽頗長!

喇叭鴿(trumpeter)和笑鴿(laughter)的叫聲,
正如它們的 名字所表示的, 與別的品種的叫聲極不相同!

扇尾鴿(fantail)有三十枝甚至四十枝尾羽,
而不是十二或十四枝…

這是龐大鴿科一切成員的尾羽的正常數目;

他們的尾部羽毛都是展開的,
並且豎立, 優良的品種竟可頭尾相觸, 脂肪腺十分退化!

此外還可舉出若干差異比較小的品種!

http://leonew360.wordpress.com/

http://leonew63.wordpress.com/

https://twitter.com/leo_marxism

Read Full Post »

Evolutionism, 達爾文, Darwin: 物種起源! (29)

 

達爾文 (1809-1882), 物種起源! P29: (作品輯錄)

某些著者把若干家養族起源于幾個原始祖先的學說,
荒謬地誇張到極端的地步!

他們相信每一個純系繁殖的家養族,
即使它們可區別的性狀極其輕微,

也各有其野生的原始型!

照此說來, 只在歐洲一處, 至少必須生存過二十個野牛種,

二十個野綿羊種, 數個野山羊種,
就在英同一地也必須有幾個物種!

還有一位著者相信,
先前英國所特有的綿羊竟有十一個野生種之多!

如果我們記得英國現在已沒有一種特有的哺乳動物,
法國只有少數哺乳動物和德國的不同,

匈牙利、西班牙等也是這樣,
但此等國度各有好幾種特有的牛、綿羊等品種,

所以我們必須承認, 許多家畜品種一定起源於歐洲;

否則它們是從哪里來的呢?! 在印度也是這樣!

甚至全世界的家狗品種(我承認它們是從幾個野生種傳下來的);
無疑也有大量的遺傳變異;

因為, 義大利長軀獵狗、嗅血警犬、
逗牛狗、巴兒狗(Pug-dog)

或布萊尼姆長耳獵狗(Blenheim spaniel)
等等同一切野生狗科動物如此不相像,

有誰會相信同它們密切相似的動物
曾經在自然狀態下生存過呢?!

有人常常隨意地說,
所有我們的狗族都是由少數原始物種雜交而產生的;

但是我們只能從雜交獲得某種程度
介於兩親之間的一些類型;

如果用這一過程來說明我們的幾個家養族的起源,
我們就必須承認一些極端類型,

如義大利長軀獵狗、嗅血獵狗、逗牛狗等,
曾在野生狀態下存在過!

何況我們把雜交產生不同族的可能性過於誇張了!

見於記載的許多事例指出,

假如我們對於一些表現有我們
所需要的性狀的個體進行仔細選擇,

就可幫助偶然的雜交使一個族發生變異;

但是要想從兩個十分不同的族,
得到一個中間性的族, 則是很困難的!

http://leonew360.wordpress.com/

http://leonew63.wordpress.com/

https://twitter.com/leo_marxism

Read Full Post »

Evolutionism, 達爾文, Darwin: 物種起源! (28)

 

達爾文 (1809-1882), 物種起源! P28: (作品輯錄)

這些都明顯地指出, 如希爾(Heer)所說的,
他們在這樣的早期, 已有很進步的文明;

這也暗示了在此之前還有過文明稍低的一個長久連續時期,
在那時候, 各部落在各地方所養的動物大概已發生變異,

並且產生了不同的族!

自從在世界上許多地方的表面地層內發現燧石器具以來,
所有地質學者們都相信未開化人在非常久遠的時期就已存在;

並且我們知道,
今天幾乎沒有一個種族尚未開化到至少連狗也不飼養的!

大多數家養動物的起源, 也許會永遠曖昧不明!

但我可以在此說明, 我研究過全世界的家狗,
並且苦心搜集了所有的既知事實!

然後得出這樣一個結論:

狗科的幾個野生種曾被馴養,
它們的血在某些情形下曾混合在一起,

流在我們家養品種的血管裏!

關於綿羊和山羊, 我還不能形成決定性的意見!

布萊斯先生(Mr. Blyth)寫信告訴過我印度瘤牛的習性、
聲音、體質及構造, 從這些事實看來,

差不多可以確定它們的原始祖先和歐洲牛是不同的;
並且某些有能力的鑒定家相信,

歐洲牛有兩個或三個野生祖先,
但不知它們是否夠得上稱為物種!

這一結論, 以及關於瘤牛和普通牛的種間區別的結論,
其實已被盧特梅那教授(Prof. Rutimeyer)
的可稱讚的研究所確定了!

關於馬, 我同幾個作家的意見相反,
我大體相信所有的馬族都屬於同一個物種,

理由無法在這裏提出!

我飼養過幾乎所有的英國雞的品種,
使它們繁殖和交配, 並且研究它們的骨骼,

我覺得幾乎可以確定他說,
這一切品種都是野生印度雞(Gallus bankiva)的後代;

同時這也是布萊斯先生
和別人在印度研究過這種雞的結論,

關於鴨和免, 有些品種彼此差異很大,

證據清楚地表明,
它們都是從普通的野生鴨和野生兔傳下來的…

http://leonew360.wordpress.com/

http://leonew63.wordpress.com/

http://twitter.com/Leo_new63

Read Full Post »

Evolutionism, 達爾文, Darwin: 物種起源! (27)


達爾文 (1809-1882), 物種起源! P27: (作品輯錄)

第一章 家養狀況下的變異

在試圖估計近似的家養族之間的構造差異量時,
由於不知道它們究竟是從一個或幾個親種傳下來的,

我們就會立刻陷入疑惑之中!

如果能弄清楚這一點, 是有趣的;
例如, 如果能夠闡明,

眾所周知的純真繁殖它們後代的長軀跑狗(greyhound)、
嗅血警犬(bloodhound)、犺(terrier)、
長耳獵狗(spaniel)和鬥牛狗(bulldog),

都是某一物種的後代, 那麼
此等事實就會嚴重地影響我們,

使我們對於棲息在世界各地的許多密切近似的自然種!

例如許多狐的種類,
是不變的說法產生極大疑惑!

我並不相信, 如我們就要講到的,
這幾個狗的種類的全部差異都是由於家養而產生出來的;

我相信有小部分差異是由於從不同的物種傳下來的!

關於其他一些家養物種的特性顯著的族,
卻有假定的、甚至有力的證據可以表明
它們都是從一個野生親種傳下來的!

有人常常設想, 人類選擇的家養動物
和家養植物都具有極大的遺傳變異的傾向,

都能經受住各種氣候!

這些性質曾大大地增加了大多數家養生物的價值,
對此我並不爭辯, 但是, 未開化人最初馴養一種動物時,

怎麼能知道那動物是否會在連續的世代中發生變異,
又怎麼能知道它是否能經受住別種氣候呢?!

驢和鵝的變異性弱, 馴鹿的耐熱力小,
普通駱駝的耐寒力也小, 難道這會阻礙它們被家養嗎?!

我不能懷疑, 若從自然狀況中取來一些動物和植物,
其數目、產地及分類綱目都相當於我們的家養生物,

同時假定它們在家狀況下繁殖同樣多的世代,

那末它們平均發生的變異要會像現存家養生物的親種
所曾經發生的變異那樣大!

大多數從古代就家養的動物和植物,
究竟是從一個還是從幾個野生物種傳下來的,

現在還不能得到任何明確的結論!

那些相信家養動物是多源的人們的論點,
主要依據我們在上古時代,

在埃及的石碑上和在瑞士的湖上住所裏
所發現的家畜品種是極其多樣的;

並且其中有些與現今還生存著的種類十分相像,
甚至相同!

但這不過是把文明的歷史推到更遠,

並且闡明動物的被家養比從來所設想的更為悠久罷了;

瑞士的湖上居民栽培過幾個種類的小麥和大麥、
豌豆、罌粟(制油用)以及亞麻;

並且他們還擁有數種家養動物;
他們還同其他民族進行貿易…

http://leonew360.wordpress.com/

http://leonew63.wordpress.com/

http://twitter.com/Leo_new63

Read Full Post »

Evolutionism, 達爾文, Darwin: 物種起源! (26)


達爾文 (1809-1882), 物種起源! P26: (作品輯錄)

第一章 家養狀況下的變異

家養變種的性狀; 區別變種和物種的困難;
家養變種起源於一個或一個以上的物種

當我們觀察家養動物和栽培植物的遺傳變種、即族,
並且把它們同親緣密切近似的物種相比較時,

我們一般會看出各個家養族,
如上所述, 在性狀上不如真種(true species)那樣一致!

家養族的性狀常常多少是畸形的;

這就是說, 它們彼此之間、
它們和同屬的其他物種之間,

雖然在若干方面差異很小;

但是, 當它們互相比較時,
常常在身體的某一部分表現了極大程度的差異,

特別是當它們同自然狀況下的親緣最近的物種
相比較時, 更加如此!

除了畸形的性狀之外(還有變種雜交的完全能育性,
這一問題以後要討論到),

同種的家養族的彼此差異,
和自然狀況下同屬的親緣密切近似物種的彼此差異是相似的,

但是前者在大多數場合中, 其差異程度較小!

我們必須承認這一點是千真萬確的,
因為某些有能力的鑒定家把許多動物和植物的家養族,

看作是原來不同的物種的後代,
還有一些有能力的鑒定家們則僅僅把它們看作是一些變種!

如果一個家養族和一個物種之間存在著顯著區別,
這個疑竇便不致如此持續地反復發生了!

有人常常這樣說,
家養族之間的性狀差異不具有屬的價值!

我們可以闡明這種說法是不正確的;

但博物學家們當確定究竟什麼性狀才具有屬的價值時,
意見頗不一致;

所有這些評價目前都是從經驗來的!

當屬怎樣在自然界裏起源這一點得到說明時,

就會知道, 我們沒有權利期望
在我們的家養族中常常找到像屬那樣的差異量!

http://leonew360.wordpress.com/

http://leonew63.wordpress.com/

http://twitter.com/Leo_new63

Read Full Post »

Evolutionism, 達爾文, Darwin: 物種起源! (25)

 

達爾文 (1809-1882), 物種起源! P25: (作品輯錄)

第一章 家養狀況下的變異

我已經講過返祖問題,
我願在這裏提一提博物學家們時常論述的一點;

即, 我們的家養變種, 當返歸到野生狀態時,
就漸漸地但必然地要重現它們原始祖先的性狀!

所以, 有人曾經辯說,
不能從家養族以演繹法來推論自然狀況下的物種!

我曾努力探求, 人們根據什麼確定的事實
而如此頻繁地和大膽地作出上項論述, 但失敗了!

要證明它的真實性確是極其困難的:

我們可以穩妥地斷言, 極大多數異常顯著的
家養變種大概不能在野生狀況下生活!

在許多場合中, 我們不知道原始祖先究竟什麼樣子,
因此我們也就不能說所發生的返祖現象是否近乎完全!

為了防止雜交的影響,
大概必需只把單獨一個變種養在它的新家鄉!

雖然如此, 因為我們的變種,
有時候的確會重現祖代類型的某些性狀,

所以我覺得以下情形大概是可能的:

如果我們能成功地在許多世代裏使若干族,
例如甘藍(cabbage)的若干族在極瘠薄土壤上

(但在這種情形下, 有些影響應歸因於瘠土的一定的作用)
歸化或進行栽培,

它們的大部或甚至全部都會重現野生原始祖先的性狀!

這試驗無論能否成功, 對於我們的論點並不十分重要;
因為試驗本身就已經使生活條件改變了!

如果能闡明, 當我們把家養變種放在同一條件下,
並且大群地養在一起, 使它們自由雜交,

通過相互混合以防止構造上任何輕微的偏差,
這樣, 如果它們還顯示強大的返祖傾向…

即失去它們的獲得性, 那麼在這種情形下,
我會同意不能從家養變種來推論自然界物種的任何事情!

但是有利於這種觀點的證據, 簡直連一點影子也沒有:

要斷定我們不能使我們的駕車馬和賽跑馬、
長角牛和短角牛、雞的各個品種、食用的各種蔬菜,

無數世代地繁殖下去, 是違反一切經驗的!

http://leonew360.wordpress.com/

http://leonew63.wordpress.com/

http://twitter.com/Leo_new63

Read Full Post »

Older Posts »